首页 武林新闻 研究会栏 龙泉武协 综合报道 武林精英 热点文章 各地分会 赛事前沿 视频下载 龙泉武史
热点文章
习拳使我越活越年轻—我的习拳过程暨心得漫记
添加日期:2013-05-16 10:32:41

综合太极拳研究会委员 周星明

    大千世界,形形色色。有的人喜文,有的人爱武,有的人热衷挑战生命极限,有的人不露声色修心养性……何也?皆因每个人心中有一颗不同的种子。这不同的种子,当遇到合适的条件,就会慢慢发芽、生根、开花、结果。
    少年时,我喜欢《西游记》、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水浒》、《隋唐演义》等课外读物,常常被书中那些行侠仗义、武功高强的英雄人物感动,进而产生“我要学他们”的念头——产生这个念头其实是埋藏心中的那颗“拳术”种子被初步激活,开始萌芽。后来在威远县城中学念书期间,有幸见识了峨嵋派盘破门功夫。那时的发友,如王恩平、小牛、永清等是县川剧团职工子弟,他们爱好拳术,又巧在王恩平、小牛他们家所在的大院子里,住着一位武术大师,大师姓徐名德诚,其真姓名外人多不知道,大家只知道他就是德高望重的“徐公道”。相传“徐公道”同曾经在四川重庆打擂获得金章的“九和尚”是同门好友,同资中罗泉井武术世家宋炎武等武术名家长期友善,他所学的正是盘破门功夫。徐公道为人低调,一生所教入室弟子不多,王恩平算是其中之一。就是通过发友,我得以认识了徐公道,并同其他人等接受徐大师指点。我们这帮青少年朋友,也常常在一起切磋。当时在我们县刘家洞煤矿(属内江地区管辖)工作的宋子芳,以及他的徒弟黄体仁、黄全仁等,在工作空档,也来参与。印象最深那次是在徐公道住处外面四合院子里,十几个武术爱好者聚在一起,分别演练套路,有开四门、罗汉拳、小洪拳、一马三箭、三引手等,而宋子芳(资中罗泉井人、宋炎武亲侄儿)演练的霸王挑车、盘龙棍,形神合一、虎虎生风,让人叫绝。我心向往之。对于我演练的一套连环拳,宋则感到新鲜。随着时间慢慢推移,我那颗被激活的“拳术”种子也在心里慢慢生了根。
    然而从“生根”到长叶、开花、结果,的的确确是个非常缓慢曲折的过程。首先,我对“拳术”的内涵不明确,停留在普通人的认识层面上,以为学习“拳术”就是“操扁卦”、就是为了防身之用,忘了它的健体强身功用,忘了它更是一种文化。所以练拳时每每追求速度、力度和强度,练一趟拳下来往往大汗淋漓、气喘吁吁。其次,根本不知道“拳理”这个东西,更不知道习武之人要先明“拳理”,只知道盲目模仿,结果多是学了皮毛,捡了芝麻,丢了西瓜。第三,根浅苗弱,成长艰难。由于自己仅把打拳当作是一种业余爱好,一离开校园,尤其是下乡当知青期间和后来回城参加工作后,原来在一起习武打拳的朋友各奔东西,很难再聚在一起,自己有时间或者想起了,就练一练,没有时间或者工作忙,就放在一边,三天打鱼,两天晒网,30余年过去了,收效甚微。值得庆幸的是,其“根”尚在,其“心”未泯,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,我到成都工作、生活以来,迎来了我习武的茁壮成长期。所习拳种从外家拳改为了内家拳即太极拳。十多年来,从未间断,如今,无论天晴下雨、寒来暑往,每天练拳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。有后学者尊称我为老师,我也乐意服务大家,互教互学,教学相长,共同提高。
    不过,在同后学者的接触中,发现他们大多有如下误区:
    一是急功近利,恨不得一天学会一套路,一年学会所有拳、剑、扇、刀、枪、棍,忽略基本功训练。比如,初段位的八式太极拳,是初学者的入门必修课,除起势、收势两个动作外,其余八个动作左右对称,初学者可以而且应该通过反复练习,认真体会其重心转换、腰胯转动、虚领顶劲、中正安舒、沉肩坠肘、含胸拔背、运行平稳的过程和味道。然而,他们往往不屑一顾,来不来就要求(教)学三段(二十四式)太极拳、四十二式太极拳。
    二是只见“拳”不见“太极”。压根就不明白“太极拳太极拳,太极在前拳在后”的道理。拳论云:“太极者,无极而生,阴阳之母也。”周子曰:“习太极拳造乎最高之境,为能常定常应。常定为寂然不动,常应为感而遂通。寂然不动,无极也。感而遂通,太极也。应生于定,感生于寂,故曰,无极而生。”《易》云:“一阴一阳之谓道。”指一切事物皆相反相济。太极拳练法在开合蓄发,互为根纽,用法在顺逆走粘,一时俱运,都是相反相济之道。故曰阴阳之母。可惜初学者多不在此下功夫。
    三是好高骛远,心有余而力不足。比如盲目模仿马步靠、掩手肱捶、穿掌下势等难度较大的动作,而又缺乏必要的基本功和保护常识,每每模仿之后出现腰腿疼痛,影响到日后的训练。他们出现这种状况后,才慢慢明白我告诫他们的“打好基础”、“磨刀不误砍柴工”、“欲速则不达”的话乃肺腑之言。
    四是没有阅读习惯,缺乏理论指导。既不知道《太极拳论》,也不知道王宗岳。有的知道李雅轩,但没有读过他的“太极拳精论”和“书信摘编”。《陈氏太极拳图说》凡例第五条说:“学太极拳,先学读书。书理明白。学拳自然容易。”李雅轩先生说:“太极拳是拳,也是功。只练拳,不懂功,练不精细;只练功,不讲拳,不知使用,不知动的方向用意。否则神经虽灵感了,机敏了,感觉对方来手了,要知如何制敌,如何进,如何退,才能我顺人背粘着人。这种我顺人背粘着人,就是法,就是拳也。不过要想用这种法,非养出灵机来不可。养灵机,这就是功。”“操拳是外形的操着,功是内里的悟觉。所以说太极拳是动静相配的、身心兼修的……此太极拳所以贵重也。”先贤们的经验结晶,为我们习拳指明了方向,足够我们受用终身。然而,普通练拳群体中能坚持自觉研读、体悟者寥寥无几。所以有的人打拳多年下来,依然如张卓星七绝所言:“时人钟爱太极拳,唯缺名师作郑笺。徒劳筋骨猿捉影,可怜无补费精神。”
    其实,这些误区我也曾经走过,当时我就像这些刚刚钟爱太极拳的后学者一样,自己陷进思想误区自己不知道。随着读书学习的增多,实践体用的加深,才逐渐走出误区,回归阴阳之道和身心兼修之途。我在习拳实践中还体会到,即便知道了拳理拳法,要真正做到精准,还是颇费劲的,习拳收获的多寡同“悟性”的高低、“练习”的质量层次和“练习”的方式方法密切相关。
    不破不立。我破除习拳误区的过程,其实也是扎根生长的过程。根长深了、扎牢了,回头再看,原来在不经意之间已经开出些许花,结出些许果。反过来,这些花果又成为我习拳越活越年轻的证据。浮躁已走,宁静自安,且不说我这种不易被人察觉的内在欢喜感觉,仅仅是可以看见的外在花果,归纳起来至少有六:
    一、克服了四十多年的虾弓背、筲箕肚,立身中正了;
    二、气血通畅,血红素增加,脸色红润有精神了;
    三、读中学时眼睛里就布满的血丝,两年前基本消失,终于恢复了眼白应有的白色;
    四、后天所生皮肤斑点消褪,尤其是原来脸上的黑色斑点,几乎全褪;
    五、身高没有因为63岁年龄萎缩(自我感觉比青壮年时还略高一点点),全身肌肉、筋骨柔韧性增加。诸如仰卧起坐、劈叉、双盘禅坐等,都难不倒我。
    六、免疫力提高。过去我最怕打喷嚏,一打喷嚏就感冒,一感冒就引发咽炎,而这种现象如今已经成为过去。
    还有一些,比如现在吃得快(香)、睡得快、走得快、便得快,等等,不在此一一罗列。
    总之,我习拳后身体发生的上述变化,同我一起习拳的朋友都是看得见、摸得着的。也因我身体发生的这种变化,吸引着习拳新人的陆续加入。
    我将在有生之年,继续沿着这条习拳之路走下去,为了他人,也为了自己。